顧予取予求



您安,这里顾予,也可以叫我马修。
姑且是一个文手,当然,我更认同自己是段子手的说法。
如果我挫劣的文笔能给您带来一丝快乐,不胜荣幸。
佛系更新,尸系文手,墙头很多,一切随缘。

间接性疯狂删文。
正在努力突破瓶颈期中。

感谢您愿意看到这里。

       *没写完 不打tag 我就存一下 以防万一(……


  ——————

  卡米尔刚回到宿舍,匆匆放下书包就要离开。

  “喂,卡米尔,这才下晚自习,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

  被同宿舍的雷狮叫住了。

  “……大哥,班上——”

  “喂!卡米尔,发什么愣呢,快走啦!”

  隔壁寝室的金啪嗒啪嗒跑过来,拉着卡米尔就要走。

  “……搞什么弄得这么神出鬼没。”

  带着教育弟弟的念头,雷狮决定跟踪他们。

  结果一群人在操场集合。

  “靠,怎么这么多人?!”雷狮躲在树后。

  “走啦走啦,旧校舍那边这个点守卫已经下班啦!”

  “金……为什么深夜十一点去这种地方啊。被抓到肯定会完蛋的!”

  紫堂发出了哀嚎。

  “emmmm……反正图的都是冒险嘛!如果没有被发现的危险就不好玩了——说起来,凯莉,你带手电筒、麻绳和铲子了吗?”

  “我靠,你当去盗墓啊?!我一个女孩子哪里拿得动这些东西啊!就一个狼牙手电,剩下的你要搞自己去搞。”

  凯莉不乐意了。

  “呵,女人。”安莉洁在旁边小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你不是女人吗?!”

  “要吵架?!我乐意奉陪!”

  于是两个女人在旁边扭打在了一起。

  “呃……算了。那,那埃米你带零食、饮料和帐篷了吗?”

  “所以不是盗墓就是野炊吗?!啊不对谁大半夜去荒楼野炊啊!!我没带,没带。”埃米崩溃,表示你要进去就快进去我要冷死了好吗。

  “我我我!!白马王子,我带了!!!”艾比眼里闪着小星星,把手上的袋子在金面前晃了晃,“没有帐篷,但是零食和饮料是有的!!”

  “哦哦!太棒啦艾比!!”

  “……啊真是够了。到底进不进去啊?”本就是担心艾比才跟过来的埃米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来。

  于是终于抛出中心话题,雷狮十分赞同地在树后点了点头。

  “那,进去了哦……凯,凯莉!你走第一个!”

  “哈?!”

  凯莉停止和安莉洁吵嘴,转过头来一脸鄙夷地看着一群男生,“你们,让我,打头?!”

  “我来吧。”

  一直没有参与讨论组的卡米尔接话,坦然自若地走过去接过凯莉手中的手电筒,走到旧校舍的右门,“走吧。”

  “哦……卡米尔你超厉害啊——”金马上跑过去扯住卡米尔的红围巾防止跟丢。

  那一瞬间雷狮差点没忍住冲上去把金锤上天。理性告诉他不可以,只好从左门溜了进去,猛然发现身高太高的坏处,百般无奈地蹲着走。

  “所以里面什么都没有,有什么需要探险的地方吗。”

  卡米尔把手电筒往四周晃了晃,回音在楼中显得十分大声。

  “为什么道路中间会有一堵墙,好像刚好分开了右门和左门哎。”

  凯莉挑眉,踢了踢那堵因为拆迁只有一半高的墙。

  卡米尔顺势把手电筒照过去,却在后面的墙上映出了几个矮他们一截的影子。

  卡米尔倒吸一口冷气,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的赶紧把手电筒转回前路。

  倒是把蹲在那边的雷狮吓个半死,因为刚刚的光照过来时,他发现前面还有一个蹲着的人。

  而那个人也发现了什么似的回过了头。

  “安迷修?!”

  “雷狮?!”

  “嘘——你特么给我小声一点!让卡米尔发现了我我就掐死你!”

  “……你也是跟着他们来的?”

  “说得这么难听,我可不是跟你一样的跟踪狂,我可是来保护弟弟的。”

  “哈?!那我也只是来保护女朋友而已啊!都是同道中人说话语气能不能好点!”

  雷狮这才想起来安莉洁是安迷修的女朋友。

  “随便你,别干扰到我就行。”

  “喂……我说你们俩……”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啊——”

  安迷修还没叫出声就被人捂住了嘴,他斜眼看过去,是嘉德罗斯。

  “呵,有意思,你又来干什么的。是那个金色头发的傻小子?”

  雷狮在最后好笑地看着一个大男人被九岁儿童捂住嘴的可笑场面。

  “你们谁再说话,明天就等着吃棒子。”

  嘉德罗斯压下怒气,警告完两人又转过身继续跟着大队伍。

  雷狮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跟了上去。

  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什么,转头看向右方,看着安莉洁的眼睛有些飘忽地往他这边看。

  他刚准备站起来和安莉洁打招呼,雷狮和嘉德罗斯及时赶回来一人给了他一拳。

  “你是傻[bi——]吗?!你站起来我们不就暴露了?!”

  “……哦。”安迷修有些委屈地捂着头,跟着两人继续往前挪动。

  “我说,玩够了就回去吧……”紫堂在后面弱弱地发声。

  “紫堂,你怕了?”金挤眉弄眼地朝着紫堂看去。

  “那个……实际上……”安莉洁有些担忧地,“大家刚刚就没听见……那边……有人在用气息说话一样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和紫堂下意识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反应慢半拍的呆毛姐弟跟着尖叫。

  “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一群幼稚鬼的怂,凯莉崩溃地叫起来。

  “……”卡米尔表面上没什么反应,眼神却不自觉瞟向左边,又想起刚刚的黑影,没拿手电筒的左手有些紧张地抓住衣角。

  “行了安莉洁,哪来什么声音。你就别吓这群小怂b了。”

  “是真的有,我也听见了,只是不确定……”紫堂用委屈地小眼神躲在金的身后。

  “有、有就有嘛!有什么好怕的!卡米尔,快,继续往前走。”

  凯莉被他们说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还在拆迁途中,常常就是一个人踢到一块小石头的声音就能把这群人吓得惊叫起来,左边的各位监护人再三准备站起来看情况保护对面的人,却发现对面屁事没有。

  “啧。”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锤了锤自己蹲麻了的腿。

  突然,卡米尔停下来了。

  “喂,怎么回事啊……?”金一头栽到卡米尔身后,搓了搓发冷的手臂。

  “……”卡米尔吞了吞口水,拿手电筒的手微微颤抖,“你们看……前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看我不要看不看不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八下蛋!!!!!!”

  金赶紧摘下他的帽子遮住自己的眼睛一边发出鬼叫。

  “……金,你冷静一点。”

  卡米尔看着远处一双发光的像眼睛一样的东西缓缓靠近,现在他也没心情安慰金了,双腿有些颤抖的向后退了一步。

  沉稳的卡米尔都往后退了一步,大家以为真闹鬼了,都跟着鬼嚎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死啊我还没有找到帅气的男朋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娘的限量棒棒糖还没吃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

  这下子把左边的三个人吓得全部起立,站得笔直跟罚站似的。

  “哦。是他。”

  雷狮看清楚了远方的发亮眼睛,眼神冷漠地蹲了下去。

  “谁啊。”

  安迷修和嘉德罗斯还站着,作出一副防备的姿势。

  “你们,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终于,那双发光眼睛的主人走到了卡米尔面前。

  下一秒就要因为腿软瘫坐在地的卡米尔瞬间长长舒了一口气。

  “是银爵啊……”金也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在这儿?”

  卡米尔有些疑惑地看向银爵。

  “……宿管喊我来的。”

  银爵的眼神逐渐冷漠。

  

  

  

  

  

  

  

    tbc

好的 这篇坑了(不你)

评论
热度 ( 2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