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予取予求

“不过是庸人自扰”

绑画@嘿呀 木呆呆老师是个麻烦的女人(嫌弃)
写不出好文章一定是母胎solo的错!!

【欲沐】同居三十题(1-5)

*会写完吗
*我也不知道(。
*勿升三
*怠惰写文请注意(?)

----------

1相拥入眠

“老欲为我跟你讲哎我今天打匹配老是匹到一群妖魔鬼怪……”

现在是凌晨两点。实际上欲为的上眼皮已经和下眼皮开始打架了,但是他的小娇妻似乎还很有活力,叽里呱啦聊了快两小时,说是聊天实际上只是单方面输出。

看来下次得考虑做点床上运动让他乖乖睡觉了。

欲为抹了把脸让自己尽量清醒一点。

“……喂狗贼,狗贼你在听吗!!”

“啊?嗯、哦……?”

“……哼,不跟你说了。”

沐木发出一串赌气的鼻音,蛮横地抢走了所有被子,顺手把欲为的枕头拿来抱在怀里。

欲为有些无奈,“早点睡,晚睡对身体不好,有什么话我们白天慢慢聊。或者你实在要熬夜的话,我们可以做些别的——”

“你可要点脸吧!!”沐木有些羞愤地举起枕头去砸欲为,没料到手却一把被欲为抓住抱紧了怀里。

“再不睡觉你就别想要腰了。”他揉乱了沐木的头发,甚至可以闻到淡香的洗发水味。

“……”沐木在欲为怀里无声挣扎几秒后选择乖乖闭嘴。

安静了才一分钟不到,欲为昏昏欲睡时,沐木突然把头蹭到欲为面前,呼出的热气让欲为再次清醒。

“狗贼,我睡不着。”

“……”

“我要抱抱才能睡着。”

“这不抱着呢。”

“……那、那就亲亲。”

沐木闭起眼睛,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

欲为只好在沐木的眼窝处留下一个吻,然后用手遮住沐木的眼睛。

欲为的声音放轻唱起了《最美情侣》,显得更加温柔,沐木有些睡意,把头埋进了欲为的怀里很快便有了轻微的呼噜声。

像一只偷腥的猫一样。

歌声在沐木睡着后便停止了,可现在有个问题——他睡不着了。

……算了,总比娇妻熬坏身体了好。

他把头靠在沐木的脑袋上,轻轻哼着刚才的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自从这天之后,每晚的安眠曲便成了惯例。

-

2一同外出购物

“欲为欲为。”

“咋啦。”

“我饿了。”

“微信给你转账了喊外卖吧。”

“我想买新衣服。”

“链接发我我马上买。”

“给小淋买猫粮。”

“昨天刚发货呢宝贝再等两天。”

“……”

“?”

反正最后要买的东西全在网上买齐了,沐木也没得机会出门。

-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你以为他们俩在看恐怖电影,

其实两个人把贞子姐姐闪到不想爬出屏幕外哒!

-

4一方的起床气

一般情况下欲为都比沐木醒得更早,做早餐的艰巨任务也自然而然落在了欲为身上。

两人同居前,沐木不嗨到凌晨四五点是绝不会睡觉的,倒头一睡到自然醒就是下午一两点,早餐便完美地与午餐融在了一起。所以沐木总会想方设法逃过吃早餐这个环节,尽管每次欲为都会做换着花样弄点新意的早餐还很好吃,但这仍旧无法阻止沐木的起床气。

全是给欲为宠出来的。

“沐木,起床吃早饭,不然对胃不好。”欲为轻轻掀开被子让沐木的脸露出来。

“嗯——”沐木发出不满的气音,“麻麻我还要睡嘛——”早晨还未睡醒的奶音显得面前的人十分孩子气。

“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男人。”

欲为有些无奈地看着沐木一个转身便又将自己裹进了被子里。他只得暂时把做好的早餐放在了床头柜上。

最初同居时,让沐木起床可不是简单事。但现在只有一个最快捷的方式。

“看来今天睡美人小沐木也想被我吻醒?”

“……。”

裹在被子里的人挣扎了两下,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地探出了脑袋。

“起床就起床,哼。”

他又瞟了眼床头柜的早餐。

“……我不要白煮蛋。”

“好好好待会儿给我吃行了吧。”

“……我说我都不想吃呢?”

沐木朝欲为眨了眨眼。

“眼神撒娇没用。早餐必须吃。”

“……欲为~”

“免,疫。”

“切,狗贼。”

沐木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了床还不忘回头给欲为做个鬼脸。

欲为叹了口气。

自己到底是在养媳妇还是在养儿子。

-

5做饭

外卖、泡面,外卖、泡面,外卖、泡面。

老欲为出差的第四天,想他(做的饭)。

沐木含泪看着堆在电脑房角落的外卖盒,第一次意识到欲为的重要性。

但按照欲为说的时间,这个点明明应该已经回来了。

沐木挠了挠头,又看了看正值饭点的时间,决定自己下厨。奈何厨艺有限,只能做做简单的甜品。

……

沐木看着自己打出的蛋清里混杂的蛋黄和蛋壳陷入了沉思。

算了,不管了,大不了扔给老欲为那个丢自己一个人在家的狗贼吃。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开心的用筷子搅拌了起来。

“Bingo——欸这双皮奶做出来咋是黄色的啊……??”

沐木看着从微波炉里端出来的“甜品”,面部抽搐了两下。

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看来是受害者回来了。

于是沐木嬉皮笑脸地将做好的东西端了出去。

“嗨帅哥你想尝尝我做的双皮奶吗?”

老实人沐木眨巴眨巴眼睛。

欲言“不了不了”又止的欲为硬生生被撒娇的娇妻用黄色不明固体堵住了嘴。

“……沐木,”欲为艰难地吞下一口,扯了扯嘴角,“你这做的是……芙蓉蛋吧……”

“啊?”

沐木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娇妻做的东西,跪着也要吃完。

抱着这种心态,欲为硬生生干完了一大碗。

当这么多年老实人了,这还是心里第一次觉得有点愧疚。

看着脸色发白还强颜微笑的欲为,沐木如是想道。

-----TBC(吗)

评论 ( 8 )
热度 ( 113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