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予取予求

“不过是庸人自扰”

绑画@嘿呀 木呆呆老师是个麻烦的女人(嫌弃)
写不出好文章一定是母胎solo的错!!

【蓝A】如何与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谈恋爱(0.5)

*本来系第一章但是来不及写后半段剧情乐dbq……

*那就当成预告看吧(嗯?

*预定是国庆内完结 现在可能寒假完结吧(干嘛

*心理医生胖×新晋杀手A 微欲沐

*OOC 误升三 还有啥要说的吗好像莫得了...

-----

天空早已变成墨色,蓝胖子像往常一样关上诊所的门,哼着小曲走出小巷,却听见了异样的声音。他皱了皱眉,侧身躲在了垃圾堆后。

脚步声靠近,蓝胖子深吸一口气,将腰侧的枪取下作防备状,透过垃圾袋间细小的间隙看去,是一个看起来还是少年模样的穿着黑色连衣帽的人。夜色过于浓黑,他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

脚步声戛然而止。

那人似乎意识到什么,立刻转身,脚步声十分匆促地逐渐远去,蓝胖子下意识跟了过去。

逃跑?业余的小刺客?

蓝胖子挑眉,不知哪来的自信,跟踪得逐渐光明正大起来。

本就是深夜,这又是条偏僻的路,跟踪也太明显了。

这是一场对恃。

蓝胖子心说这人未免心太大了,正分心把玩起手中的枪,前面的人却猛然转身朝他扔了一把小刀。

“嘶——”蓝胖子才刚反应过来,自己的脸却已经划出一道伤口。

那人似乎打算正面和自己对恃。

蓝胖子不满地看向前面的人,才发觉路灯下那人一副少年的脸庞。

年少轻狂。

那是蓝胖子对Alex的第一印象。


隔日早上,蓝胖子顺利推开了自己疗程室的门。

“……不对啊,我昨晚没锁门?……沐木你又来?”

他的疗程室只有蓝胖子自己和小沐木有钥匙。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当年蓝胖子和小沐木是搭档,完成S级任务时蓝胖子失手,痛击自己的队友,而后被组织发现,果断把他踢去当了新手杀手的心理辅导兼组织专用医生。

阿组是真的很严格。

看着小沐木只是手臂被划伤一小块自己却被踢去当心理辅导,蓝胖子只是叹气。

这件事被沐木抓着笑了几年。

心理辅导吧,虽然是挺安全,但就麻烦在劝说那群心理素质极差的新手杀手不要跑去自首从而暴露整个组织。

早知道老子大学就不学心理专业了。

早知道老子当年就不那么勤奋去自学医学了。

蓝胖子抹泪如是想到。


回到正题。蓝胖子推门进去,眼前的不是自己曾经的搭档,却是一个眼熟的人。

……?

蓝胖子轻轻关上门。

再打开了门。

“…………………………”

“…………………………………………”

“啊,是你。”

沙发上坐着昨晚的黑色连帽少年,面无表情地和他打招呼。

“……不愧是你???”

蓝胖子迟疑地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

“啊呀,胖子你今儿来这么早啊?”小沐木从隔壁杂物间走了出来,“这是组织新招的杀手,听说还挺厉害,叫爱丽……爱丽什么来着……哎不是你俩这么看着我干嘛?”

“我是Alex。”坐在沙发上的少年似乎有些耐不住尴尬,站了起来。

“喂喂喂不是吧………………”

“胖子你咋自闭啦?”沐木“好心”地上去对着蓝胖子的背一阵猛拍。

“疼疼疼沐木你做个人吧!!”

“我是做人呀,我是老实人。”小沐木招了招手,“我只是负责把人给你带过来,你反应咋这么大。这个小子看起来还行,应该比较好调教。老欲为还在等我我先去执行任务咯~”

于是他绕开愣在门口的蓝胖子离开了疗程室。

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蓝胖子深吸一口气,关上门,“行,Alex是吧,我是蓝胖子,你的——”

“我的心理医生。是个年轻的人才并且精通心理医学且主营枪手因此犯错后组织才舍不得将其辞退或灭口而是调来培养新手。”

Alex巴拉了一连串关于他的信息,蓝胖子有些讶异地看向他。

“沐木跟你说的?”

“人肉的。”Alex依旧冷着脸,举起手中的手机,“组织内部的资料网已经被我破解了。”

“嘶……还是个小黑客。看起来现在我要是不劝你留在组织里我是无论如何都得被处死了。”蓝胖子突然有点头大。

这个人好麻烦。

蓝胖子想道。

Alex看向揉眉心的蓝胖子,有些不耐烦,“请问可以快点开始第一次疗程吗,我还有事。”

这个人好啰嗦。

Alex想道。


-第一次疗程-


蓝胖子戴上眼镜,方便他更细微地观察病人的神情和小动作。

“我们这个疗程可跟普通的心理治疗不一样。”

Alex一手托着脸,另一只手无聊地玩着手中的笔。

“……但我觉得你是真不需要心理治疗。”

闻言Alex抬眼看向百般无奈的蓝胖子。

“就是啊,我们还不如来切磋切磋。”

于是转眼间Alex从口袋中抽出一把美术刀向蓝胖子的脸刺去,蓝胖子偏头反抓住了Alex的手。

“喂喂,本来昨晚因为我疏忽都已经被你划了一刀了,你觉得这招还管用?就算你的身手的确不能归类于新手水平也还是比不过我吧。”

“嘁。”Alex抽回刀。

“你要是听我的话乖乖去练习,我就等着你来娶我——————”

“不要啊胖哥!!?”

“……命。”

“……………………”

“…………??”

蓝胖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

“爱丽。”

“我叫Alex。”

“爱丽。”

“……算了随你妈便。”

“克斯……你是不是,被gay过。”

此话一出,面前人明显浑身一怔。

“O消音98k,敏感源找到了。”蓝胖子忍住笑意,一边笑一边抢过Alex正在玩弄的笔写下了什么,最终还是没忍住嗤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敏感源……”

“……”

看着Alex更加冰冷的脸,蓝胖子连忙咳嗽两声。

“但是不行啊爱丽。”蓝胖子一拍桌子站起来,神色严肃,把Alex吓了一跳,“什么……?”

蓝胖子凑近Alex的脸,直到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低沉地说道,

“让我康康。”


“……你不要激动,小老弟。”蓝胖子扶正眼镜,捂着伤口另一半的脸,上面赫然一个红巴掌印,“你不知道自己心里越畏惧什么就要越克服什么吗。”

“这玩意有什么必要克服吗??!!还是说入你们组织必须当gay啊!!?”

一语毕,蓝胖子痛心疾首地看着这个可怜的少年,“我们组织没有女人,组织又怕透露了内部消息所以组织不允许去外面找女人,组织里现在好几对成gay的了。”

“dbq我这就走——”

“喂喂第一次疗程才刚开始呢,这么急着走??”

傻*。

Alex在心里骂道。

“你让我走啊,我接到的任务目标快到了。”Alex嫌弃地推开挡在门前的蓝胖子。

蓝胖子取下眼镜,将装出来的愁容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笑嘻嘻地看着惶恐而逃的Alex。

作为一名(并不)专业的心理医生,他很清晰地看见了Alex耳朵上一抹淡红。


-----TBC


我好短(……)

之后把后半段写了再看看要不要重发8(?

那我先说一句占tag歉(……

评论 ( 4 )
热度 ( 50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