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予取予求

【无人区】

叫我顾予就好啦。
绑画@嘿呀 木呆呆老师是个麻烦的女人(嫌弃)
写不出好文章一定是母胎solo的错!!

发的东西很杂很杂 慎fo哦!

伪白*只有你听得见(是弃掉的废稿

*梗还是挺好的...是以前写的 虽然现在对这对心灰意冷了但是舍不得删我就发上来屯着8(……)
*注意是伪白 伪白(不打tag辽

-

早晨闹钟响起来,刺耳地钻进耳朵里,老白带着 倦意将眼皮撑开来,无声地打了个哈欠。

他顽强地爬出了被窝,可身旁的恋人仍旧没醒过来,他早就习以为常。每天早起的总是他,而他自然就负责叫醒恋人和烹饪早餐两份工作。

“虚伪、虚伪,魔人你快给我起——”

老白正打算摇醒面前的人,可面前被称作虚伪的人直接从被子里伸出手将老白又拉进了被窝里。

“喂大夏天这么抱着你不热吗!”

——对这样类似于撒娇的偷袭也习以为常了。

虚伪把老白圈住,可眼睛仍旧紧闭着,两人脸对着脸,灼热的呼吸扑打在老白脸上。最终老白还是选择了妥协——

在虚伪唇上轻轻地留下一个吻。

对面闭着眼装睡的人偷笑起来,被老白赏了一榔锤。

“好了好了快让我起来,你不想吃早饭了?”

虚伪作势便恋恋不舍地放开手,跟着起了床。

吃过早饭整顿好后日常开播,因为两人操纵的阵营不同,为了避免作弊,平日里虚伪和老白都是分房直播,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客厅。

然而今天老白刚开播,看见弹幕里的一片嘘寒问暖,自己也跟着应答,可几分钟后却见弹幕刷起【为什么老白不开麦】类似的话题。

“你们是演员么我这不是一直在说话吗?”老白略带疑惑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设备,然而弹幕对面似乎仍旧没有听到。

YY发出提示音,甜瓜上线了。他一如既往地开口道,“白哥哥中午好啊。”

“中午好中午好。”老白有些焦躁地回应,然而甜瓜似乎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白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啊??”

完犊子,出事儿了。

老白反反复复检查了自己所有音频设备后,得出这个结论。

迫于无奈,他只好在直播间上方多打上一串字:【不知道设备出了什么问题,今天暂时说不了话】,这件事在粉丝的传播下迅速告诉了甜瓜,对方也只好了然接受。

第一盘排位下来,两人间没有交流的确与单排毫无区别,直播间也因为老白说不了话而失去许多乐趣,老白看着噌噌下滑的人气叹了口气。

“怎么了?我的直播间那儿一直刷让我到你这儿来看看。”身后突然传来虚伪的声音,把老白吓得抖了个激灵。

“啊虚伪先生——我的设备好像出问题了,他们都听不到我……”

老白边说边无意识瞥弹幕,却一瞬间哑口无言。

弹幕里都因听见了虚伪的声音而疯狂刷起来,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听见他说话。

“我改口。好像现在只有你听得到我说话。”老白有些头疼地摊了摊手。

“哦——这样。”

虚伪微微弯腰,凑近老白的电脑屏幕仔细地看了看弹幕,问道,“你们...都听不到老白说话?”

除开几个戏精言论外,大家似乎的确听不见老白的声音。担心老白的节奏又刷起来,被虚伪压了下去。

“没事,各位不用过于担心,我们会想办法的。”虚伪蹙眉,瞥向身后冷汗直流的老白,随后舒展开眉头,“那今天我就咕咕一天,过来当老白的专职解说员好了。”

两人的直播间弹幕顿时炸开来,有说这是为了秀恩爱故意安排的,也有刷虚某人又找借口咕咕咕的,不过那些都不是重点——

虚伪心里有些暗喜,至少现在,他是唯一一个能听见老白的声音的人。

“嗯...下一秒应该要闪现了老白快翻板!”“他应该装拉锯了老白快绕这里容易撞车!”

屠皇在身旁,上分so ez。

弹幕一群人控诉着这根本就是作弊,老白无奈只得拍拍虚伪的脑袋,“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这样对屠夫真的不公平。”

“嗯哼。”虚伪耸了耸肩。

“好奇怪啊,感觉在和对面的屠夫双排一样……”对面传来了甜瓜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声音。

直到下播,老白仍是未能恢复。

“虚伪,你说要是变不回来可咋整。”









(....没了)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