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沢亮的宠物猪

一只宠物猪-马修/顾余

主食cp:雷卡*安卡*宗みか*千奏*夏兔*胜出*天吉*最枫*狛日*速度松*北南伊*温唐

雷点:安雷安*独伊*亲子分
踩我雷点会引起世界毁灭的噢。

我不吃人,很煞笔,和我聊天我会很开心的。

住校党周弧。

★删文狂魔★

★努力突破瓶颈期中★

★文和戏都是一只猪写的★

北南伊/片段(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好的吧 为了不辜负去年的我写得那么辛苦还是厚脸皮的发了上来……(?)
-微露普:D

-----

「什么?」罗维诺狐疑地打量了面前的女人一下,拿起对方递给他的资料仔细看了看,随即把那堆纸狠狠扔在桌上。
「你让我去杀自己的弟弟?」罗维诺从那堆文件中抽出一张纸,递到那个女人面前,「看好,照片上是我弟弟,姓名上写的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当然,我亲爱的罗维诺大人,请不要这么激动。」对方露出一个让人厌恶的假惺惺的笑容,「您想想,如果您杀了他,瓦尔加斯家族的继承人,不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您了吗?到时,费里西安诺,只不过是一个无用的死人罢了,您的位置也会坐得稳稳的,不是吗。」
「……」罗维诺沉默了一会儿,「瓦尔加斯的那些老家伙可不会轻易让一个盛产黑/手/党的地方成为继承者。」
「那如果费里西安诺死了,他们别无他选。你们的爷爷可是对费里西安诺,您的弟弟,抱有的期待比您大太多啊。」那女人十指相扣,交叠地撑住自己下巴,「您考虑一下?这次报酬很大喔。」
「……我答应你就是了。」
罗维诺看着对方拿着签好字的协议书扬长而去的身影,烦躁地挠了挠头,并对那背影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

费里西安诺无奈地躺在棉制沙发上,对着一块面包反复抹着草莓果酱。直到罗维诺下楼。
「哥哥,这次任务是什么?」费里西安诺见罗维诺满脸不悦,开始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
「噢,那群神经病当然是叫老子杀了你。老子挺愿意的,就签字啰。」罗维诺走到沙发边上,顺手抢走了费里西安诺手上的面包,「啧,这么多果酱。」
「欸——哥哥真是残忍啊,居然答应他们要杀掉费里西呢。」费里西安诺笑了笑,勾上罗维诺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唇,「费里西不允许哦~」
罗维诺嫌弃地看了眼费里西安诺,把那块面包塞进他嘴里,「老子会想办法的。」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嘁。」罗维诺别扭的转过头,嘴里咕哝了一句「老子当时怎么会想到和你在一起。」
换来的是费里西安诺一个表面上看起来豪无企图的微笑。

———————————————

「哥哥晚安。」费里西安诺在早已累得熟睡的罗维诺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套上一件外套出门了。
「呐,今天有什么事。」一条小巷上废弃的门里,一个银白色头发的人上前对费里西安诺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
「帮我调查清楚,是哪个组织让我哥哥杀了我。」费里西安诺说着拿出一些散乱的文件递给银白发色的人。
「我一直都很信任你,基尔伯特。这次,你和伊万这对神雕侠侣可别失误了。」费里西安诺走下去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打趣道。
「……是。」基尔伯特当然不敢反驳,连打趣的话也是。上次有个不识趣的家伙只是反驳了一句打趣的话,就被一枪崩了。
等费里西安诺离开,旁边一个奶白色头发的人眨了眨紫罗色的眼睛,「基尔君,这次任务又是露西亚组织上惹的祸啊。」
「谁叫你组织成天想着瓦尔加斯,甚至还企图占有这个家族。」
基尔伯特对伊万翻了个白眼。

———————————————

早上。
「唔……」罗维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感到腰间传来一股疼痛,有些抱怨地往旁边踢了踢,一如既往地落了个空。「嘁,又出去了啊。」罗维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勉强扶着腰起床,看见床单上那些干涸的白色液体,有些烦躁地套上衣服走向浴室。

———————————————

「哥哥起床了吗——?」见罗维诺下楼,费里西安诺乖乖地坐在餐桌上吃着午餐。
「嗯……」罗维诺有些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顺手拿起餐桌上的一个番茄就走向了办公室。
「哥哥真是的,这么累的工作交给费里西就好了啦。」费里西安诺看着罗维诺走进办公室关上了门,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手中的餐叉快把盘里的意面剁成了渣。

-----
没了
意义不明的片段

没打算续写(可能会有后续呢……?所以不要打我x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吉沢亮的宠物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