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予取予求

“不过是庸人自扰”

绑画@嘿呀 木呆呆老师是个麻烦的女人(嫌弃)
写不出好文章一定是母胎solo的错!!

【SP/style】关于自己暗恋对象突然变成异次元精灵这件事???(上)


设定有点乱!最好看看下面的吧!↓

小设定!

-----

“早上好,先生。”

“早安,今天也要去森林里取材吗?哈哈哈,年轻真好啊。”

工具侠,Stan Marsh,19岁标准美国阳光大男孩,凭借着热心的心肠和开朗的性格俘获了南方公园许多居民的喜爱,甚至更多人无法理解为何他的前女友会放弃这么好的男人。

在大学期间,他会经常搞搞小发明,家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件或垃圾,人们都哄笑说他真有Randy当年的风范。

哦,得了吧,Stan可比他那废物老爸靠谱多了!

人们互相打趣着,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看着Stan走向森林的背影。

 

“嗯……这次的材料需要很多木材呢。去森林深处砍几棵树吧——”Stan将自己的护目镜拉下,戴上手套开始了工作。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呼气声越来越近,Stan不由得停下手中的斧头,四周打探。

只见一个小孩子身形的人低着头直直朝他冲来,Stan反应未及,对方一下子撞进他的怀里。

“嘿、伙计,你挡到我的路了!”

Stan的腹部一阵刺疼,这个奇怪的孩子不知为何在帽子外套上了一圈树枝做的花圈。

孩子见Stan半天没反应,便抬起了头,Stan这才看清了孩子的脸。

看起来大概八九岁,红色的乱发因为奔跑显得更加杂乱,绿色的帽子也邋遢地歪了一点。翡翠色如宝石般的瞳孔、脸颊上带着劳累而出现的红晕,仔细看也能发现小雀斑——但他看起来长得还不赖?

接着他注意到了重点。

这孩子有着一双尖耳朵——那是儿时母亲的睡前故事中才存在的小精灵。

并且长得很眼熟。

两人四目相对,因为年龄相差巨大,Stan被迫低头才能正视那孩子。

“……啊,是精灵。”愣了许久,Stan才憋出这一句话。

“啊,是人类。”面前疑似精灵的小孩面无表情地学着他说了一句话。

“那个...我想想...”精灵低下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忽然茅塞顿开地抬起头,“又是Cartman那个死胖子在搞鬼!”

“...哈?”Stan抽了抽眼角。

“嗯嗯…是Cartman把我传到另一个平行线了没错吧?”孩子四处打望,最后抬头看向Stan,像是要他确认什么。

“你看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猜,Cartman玩狸猫侠正开心...?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狸猫侠?”面前的孩子疑惑地皱起眉,“看来那家伙学会传送魔法的情报是真的了…该死,被摆了一道。”

“那个...请问你还有事——”Stan有些不耐烦,刚准备问话又被打断。

“啊,你好。刚才失礼了,我是Kyle Broflovski,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精灵王。”

“……哈?”

Stan脑子里一片浆糊。

他只是个刚成年的孩子,还承受不来这么大的信息。

眼前的人为什么眼熟,他终于想起来了。他完全是旧友Kyle儿时的样子——只不过在那个曾被他骂过丑的绿色帽子外加了一圈树枝、外套了一件庄严却完全不适合孩子穿的沉重皇袍,仅此而已。

而他的名字也与旧友一模一样——连那独特的犹太姓氏也相同。

 

“呃,你是说...另一个平行线的Cartman是人类法师,利用传送魔法把你传送到了这里,然而这个平行线的Kyle去了你那边?”

果然在这个小镇什么都能发生,Stan看着大摇大摆坐在自己家中的精灵Kyle感慨着不如改日搬个家。

顺便庆幸了一下自己今天没有课程安排。

对面的精灵Kyle似乎自从知道自己是Stan后非常放心,甚至没有一点对陌生人的距离感。

但这不是他对我指手画脚的原因。

Stan黑着脸,小Kyle又翻起了他家的冰箱,“真是奇怪,你家为什么都没有吃的东西啊!”

“因为平时我住在学校。”Stan忍着对方乱翻自己家的怒气,努力在脑海中寻找对方可以理解的词语。

“啊,真是奇怪呢?居然会住在学校。对了对了,你是人类啊——我是接受的私人教育呢。”

不不不、该怎么说呢、既然是私人的贵族教育,再怎么说也应该有皇室礼仪什么的啊,为什么会这么失礼啊?

Stan在心里吐槽。

“好了,可以到我的提问环节了吗?”Stan给小Kyle翻出一瓶果汁,对方才肯乖乖坐回沙发上。

“嗯?”

“我要怎么救K...呃,我的Kyle?”

“哈哈,你的Kyle,这说法真有趣,你们居然是那种关系吗?”小Kyle晃了晃腿,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思考,“嗯——怎么救呢——让我想想——”

然而此时Stan似乎陷入了一个人的尴尬。

他只是为了区分开两个Kyle才加上“我的”二字,可似乎被这位小精灵王误会不浅。

说起来自从初中毕业后,他和风筝侠Kyle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他也是最早脱离四人组的那位——在上了大学后几乎彻底与Kyle断绝了来往。即使两人读着同一所大学,碰面了却也只是眼神对视,随即离开。

可心中那份悸动,Stan始终不知将它归于友情还是爱情。

“啊啊,我想起来了——之前Stan跟我说的情报似乎是,传送持续的时间最多十五天,期间可以恢复的方法——我不记得了。”

“……一点都不靠谱呢,精灵王。”

“我父亲死前我都不算真正的王,免了免了。”小Kyle闭眼挥挥手。

按照刚才精灵王的解释,既然是精灵和人类的斗争,又是那个从小就油头滑脑的Cartman,会想到提前解决掉下任精灵王也不难呢。

真恐怖啊,Cartman,两个平行线都是。

Stan靠在沙发上,长吁一口气。

“那个...”小Kyle放下果汁,“你和这边的Kyle关系怎么样?”

“嗯,一两年没联系了。”

“哎??!!”小Kyle很惊讶似的。

“很正常吧?自从我酗酒后他就不爱和我玩了,酗酒这毛病我也改不了,所以我尝试在其他方面改变——结果现在变成了小镇人气王却还是没把那个过分的家伙给骗回来。”Stan抱怨了一通才想起自己身旁这位四舍五入也是Kyle,而且还是孩子,便赶紧补上,“啊冒犯了...不过跟你这个孩子说了你也不会明...”

“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他啊。”结果一转头却看见小Kyle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眼神中甚至带着一丝怜悯。

“喂喂这哪里是喜欢啊?!给我收回你眼神中的怜悯啊!”

“那你也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啊!虽然在精灵的寿命论中我的确是孩子但我可比你大几百岁啊!”

“不不不你这个性格完全是小皮孩啊。”

“在转移话题!你就是喜欢Kyle!”

“聊正事啊!这十五天Kyle失踪引起这边的骚动怎么办?!”

话音刚落,小Kyle的眼神瞬间变化为看智障一样的眼神,“还能怎么办,公之于众啊。”

“……不,相信我,你会被那群疯狂的人射杀的,顺便、请收回你嘲讽的眼神。”Stan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那我没办法咯。不然试试误打误撞发现回去的方法,或者等十五天——你大可不必担心,十五天后所有人对于这件事情的记忆都会消失。”

“呃,就是说我依然会忘记遇见你的一切,并且继续和被传送回来的Kyle持续冷战?”

“对。”

“……”

“你既然这么喜欢他干脆去告白啊。”

“该死,我根本不喜欢Kyle!”Stan苦恼地挠了挠头。

“可是你的耳根已经红透了啊。”

“啊?”

“嗯——果然是因为我的长相和这里的Kyle一样吧。”小Kyle突然凑近Stan的脸,Stan甚至可以闻到对方森林气息的体香和呼出来的热气。

“脸都红透了,哈。”小Kyle再次露出自己微微嘲讽的表情,“诚实一点嘛。”

God damn it.

太耻辱了,居然被小孩子长相的Kyle撩了!

Stan在心里骂了句娘。

-----TBC

好久没写过长篇(?)了啊 希望这次可以坚持下去!!

感谢喜欢!!!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