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予取予求

“不过是庸人自扰”

绑画@嘿呀 木呆呆老师是个麻烦的女人(嫌弃)
写不出好文章一定是母胎solo的错!!

【SP/style】记一次猫耳Kyle

-是太太们群里的活动
-谢谢太太们接纳我这种渣🙏
-因为很渣所以不打tag了顺其自然吧

-----

临近午夜,孩子们聚在Stan家中兴奋地讨论着明天组织的野炊活动。
“其实我们小镇一直有一种怪物,据说就在学校带我们去野炊的山上。嘿等等我们才没有期待这个狗屎野炊!!”
“爸你闭嘴吧,我们不需要旁白。”Stan从床上起身,想把Randy从房间里赶出去。
Randy在走出Stan的房间前又探了个头进来,“呃,你们真的不需要我帮你们规划一下野炊的安排?”
“不需要!!”
“Ah,okey...”Randy有些失落地关上了Stan的房门。
“好了伙计们,我们继续讨论,”Cartman坏心地看了看胆小的Butters,“那种怪物及其聪明,会化成猫的样子来哄骗人们。如果被它反咬一口——你就会变成猫妖了。”
“嗤...”Kyle摊在Stan的床上嗤笑着Cartman编的幼稚剧情,“得了吧,谁会相信你?”
“嗯哼。”Cartman一脸自豪地指了指吓得发抖的Butters。
“……well.”Kyle自讨没趣地打了个哈欠,转身便睡了过去。
“嘿,死犹太佬,你一个人把床占了,我们可是有四个人!”
“你就睡地上去吧Cartman,你一个人快占了我房间的一半了。”Stan冷漠地把准备爬上床的Cartman蹬下去,“我们三个人睡正好。”
“妈的死gay。”
本来正值炎夏,睡在地面上也不算太坏,Cartman只得骂骂咧咧地躺在地板上。

“好了孩子们,这里就是我们的最终地点。”导游刚放下旗子,一群野孩子便四散开去。
“嘿!等等!这里很危险的!你们可千万不要……”
谁都不想听导游无聊的警告。

“Hey,dude,快过来看看!草丛里有东西!”
“是猫!!!!!”Butters惊叫起来。
“怎么可……还真是。”Kyle刨开草丛,只见一只皮毛奶白色的猫直勾勾地盯着他,使他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是眨眼的瞬间,那只猫扑上来,冲着Kyle的手臂挠了一爪。
“……淦。”
“Kyle要变成猫妖了!!!”Butters吓得到处乱窜。
“Pretty cool,jew.”Cartman吹了声口哨,幸灾乐祸地跟着Butters一起喊起来。
不到几分钟,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甚至见到Kyle都要绕路走。
“老兄,我真不敢相信Cartman说的傻话居然能骗到这么多人。”Kyle耸肩,从书包里拿出创可贴,丝毫不在意似的贴在了伤口上,转头却看到自己BFF质疑的眼神。
“……喂,你不会也信了Cartman的鬼话吧?”
“虽然将信将疑,但我还是觉得确认一下比较好。”Stan趁Kyle反应不及,抢走了Kyle的帽子。
Kyle有些恼怒:“Stan!!!”
“……伙计,你先别发火。”Stan的眼神逐渐发生变化,“...你摸摸自己的头发。”
“什么?!”Kyle觉得好气又好笑,“你跟我开哪门子玩笑呢?”
“Kyle.”
“?”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确认过眼神,是猫妖本妖了。

“……这是恶作剧吧。”Kyle仍旧不服气,在女生们好心借过的镜子前狠狠地盯着自己头顶那双与自己发色相同的猫耳。
“试试不就知道了。”Stan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把捏住Kyle的猫耳。
“Ah?!”Kyle浑身打了个激灵。
“果然是真的吧?触感超棒,想撸猫了。”Stan语毕便揉乱了Kyle的红发。
“滚吧Stan。”Kyle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活像一只炸毛的猫看向自己主人的神情。

“Cartman!你既然知道有这种怪物,应该也知道解决办法的吧!”
“不,Kyle,你是对的,这是我当时瞎编的。”
“...God.”Kyle翻了个白眼。

“Hey,别这样,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Stan笑嘻嘻。
可Kyle总觉得他的BFF似乎不想让他变回去。

为了不让家长担心,Kyle只好戴上帽子,即使帽子压着他的耳朵很难受。
野炊结束,孩子们一哄而散,除了那群狐朋狗友,谁还记得Kyle头上多出了对耳朵?管什么闲事。他人的变化与自己无关,若是发现异常避而远之即可,这才是在这个镇子上活下去的准则。
傍晚时分,Stan敲响了Kyle家的门。
“Oh,hi,Stan.进来吧,Kyle在自己的房间。”开门的是Broflovski太太,她疑惑地看了眼Stan手中的猫粮,也未多语,只当是孩子们又要做些荒唐活动。

“伙计,你解释一下,你在做什么。”
Kyle冷眼看着自己的蠢蛋BFF一脸真挚地将一碗猫粮喂到自己嘴边。
“什么,你不需要吃饭吗?我早就想养猫了!这可是我几年前就准备好的猫粮!”
“……”Kyle强忍怒气,“我只是长了猫耳,但我还是人类,dude,”他顿了顿,“还有,你的猫粮已经过期了。”
“好吧。”Stan的尾音染上一丝委屈的语调,在Kyle正打算开口安抚一下时,他又猛地抬起头,“你还没打狂犬疫苗!”
“……嗷呜。”Kyle面无表情却作势要扑上去攻击Stan,他举起了并未被猫化的双手。
对面的笨蛋似乎会错了意,他愣愣地张开双臂。
“……你这是干什么?”Kyle皱眉。
“嗯?你不是要抱抱吗?”
Kyle现在是真的想扑上去挠Stan蠢笑着的脸了。
故意的,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有一个蠢货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
Kyle黑了半张脸,面前的Stan拿着逗猫棒在他面前晃了将近五分钟。
“Stan,你要是再晃逗猫棒,我就把你挠残。”
“得了吧,你可不是真的猫。”
“你现在知道了?”
“呃...”

第二天Kyle的猫耳消失了。
“什么?!”
然而Kyle一脸兴奋地告诉Stan的时候,对方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我不能养猫了!!”
“你可以养我啊。”
“什么?”
“喵。”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顧予取予求 | Powered by LOFTER